企業移動辦公:下一個超級入口?

2019-10-12來源:財經雜志

  工作日每天9點,遠在非洲某一中國礦山的李宏都會打開手機里的藍信安全移動工作平臺(以下簡稱“藍信平臺”),首先查看北京總部是否有新指示,然后再檢查手下礦工們當天的工作分配。

  這個時候正是北京時間下午2點,按常規,在上海浦東機場的設備檢測區,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國商飛”)數名飛機油車檢測工正在通過手機上的藍信平臺,輸入各項油車檢測數據。

  不僅于此,中國聯通、上海證券交易所、新華社、天津市政府、中國鐵建等多個大型政企,均在藍信平臺上進行移動辦公,協鑫集團甚至將“人財物、產供銷”應用遷移到了藍信平臺。

  藍信平臺,是由藍信移動(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信移動”)開發,面向政企用戶的安全移動工作平臺。該公司稱,目前3000 家政企用戶已經使用藍信平臺,每天在線的企業員工數量超過500萬。

  藍信平臺給人第一印象是微信在企業端的應用,初期藍信移動也曾以“ 微信生活、藍信工作”的口號幫助用戶理解產品,但藍信移動通過多年服務大型政企的實踐,其設計思路、產品功能定位已經有了近乎脫胎換骨的改變。

  藍信移動CEO路軼告訴筆者,作為一款連接企業內外系統的移動工作門戶,藍信平臺把握了企業數據主動脈,因此,它所能實現的就不局限于企業內外的溝通協作,還可以切入企業生產環節,幫助企業轉型為數據驅動型企業。

  移動辦公“ 風口”已來

  對當下中國政企用戶而言,基于智能手機、平板等各種智能終端的“ 移動辦公”正成為最受歡迎的信息化建設項目。

  例如,吉林省政府利用藍信平臺,將省委各部門、各市(州)、縣人民政府、各廳委辦、各直屬機構辦公室、中直駐省各單位辦公室進行連接,實現貫穿全省296家單位的會務管理和移動辦公,并打造一鍵直達網絡辦事大廳,極大提升了政府的工作效率。

  中國應急管理部是近年來新成立的一個部門,承擔防災救災減災、安全生產監管、應急救援處置三大職責。湖北省應急管理廳科技和信息化處處長黃洋告訴筆者,盡管才成立不久,但該單位2018 年3月就上線了藍信平臺,目前已向全省推廣,成為湖北應急管理廳3600余名員工的工作利器。據悉,部署在湖北應急管理廳的藍信平臺共集成了九大業務系統,具備對應急事件快速響應、快速處置、指揮調度、輔助決策等能力。

  不光政府機構,一位央企信息化主管告訴筆者,央企們也都在轉向移動辦公,且大多屬于“一把手”工程。

  移動辦公受企業追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傳統企業信息化建設大多局限在“辦公室”,而基于移動通信網絡的移動辦公突破物理邊界,補齊了企業信息化的“最后一公里”。

  “移動警務”就是典型代表。江蘇省公安廳在藍信移動支持下構建了覆蓋全省的移動警務平臺。該平臺對接各個警種各個業務線100多個業務系統,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實現警員和協警之間、互聯網手機和警用終端之間的信息互聯互通。不少民警在使用藍信平臺后表示,現在不用藍信平臺都不知道怎么上班。

  


  一名江蘇警察正使用藍信平臺處理工作

  還有些機構如新華社、外交部等,業務特性決定了其分支機構和辦事人員遍布全球,如何低成本構筑高效協作、端到端的信息系統一直是挑戰,如今藍信移動幫它們解決了問題。

  其次,支持隨時隨地工作的移動辦公顯然更加高效智能,而且也更節約企業開支。

  例如,在北京鐵路局,藍信平臺作為應急指揮系統實現指揮調度與應急響應。在某大型企業,藍信平臺開通企業公文、票務預訂、數據上報等特色應用,一年下來為該公司節省費用近億元。

  實際上,移動辦公并非普通應用系統,它承擔企業移動工作平臺門戶角色,是企業移動辦公的統一入口,這一角色決定了它必須打通企業內部數據孤島,重構企業信息化流程與架構,代表著企業信息化建設進入了新階段。

  并非微信的簡單復制

  多位藍信移動高管稱,如果將藍信平臺簡單理解為微信在企業端的簡單復制,那就大錯特錯了。

  兩類產品面向不同客戶群體,對安全的要求相差較大。移動辦公本質上改變了企業原有的安全基礎架構,衍生出邊界模糊、終端不受控、數據泄露風險大等新問題,如何在正確的時間和地點,以及正確的設備上,向正確的用戶提供正確的應用程序和數據,成為企業移動辦公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藍信移動不敢有絲毫馬虎。在投資方奇安信集團的協助下,藍信平臺實現了包括登錄、強身份認證、鏈路傳輸、數據存儲等端到端的完整國密加密,成為首個通過國家信息系統安全等保三級認證的自主移動工作平臺,還獲得了ISO27001:2013 國際信息安全管理體系認證。其在用戶最為關注的數據傳輸和存儲上,藍信平臺采用國密算法保障鏈路安全和存儲安全,并支持用戶對其數據進行本地部署。

  此外,藍信平臺融入了國產操作系統生態,已完成對國產CPU、國產操作系統以及國產數據庫的適配。

  正因為藍信移動開啟并引領了移動辦公平臺的國密進程,國密局以其為參考設立“移動信息傳輸加密平臺”的型號品類。

  如今,藍信安全委員會每天從后臺監測收到的威脅預警、漏洞預警和全球頂級白帽子組織的模擬侵入報告,一旦有涉及藍信平臺存在漏洞或潛在威脅的情況,安全委員會就會立刻啟動安全檢查和修復機制。

  但只滿足安全性還不足夠,大型政企所需要的移動辦公平臺,在設計理念和功能上與個人社交軟件相差巨大。

  中國鋁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鋁集團”)是藍信移動的首批客戶,按照中鋁集團信息化管理部副主任文欣榮的說法,幾乎是陪伴藍信移動一起成長的。

  “印象中最多的是吵架,有時吵得一塌糊涂。”文欣榮說。

  雙方當時重要分歧在藍信平臺的設計理念上。藍信平臺最初是為了針對企業即時通訊需求,確有不少微信的痕跡,但文欣榮認為:“ 真像微信就完蛋了。”

  在文欣榮看來,微信用于個人社交,邏輯關系十分扁平,藍信平臺是為了工作,是面向企業,而企業、尤其是大型政企的組織架構十分龐大復雜。

  以中鋁集團為例。中鋁集團從事礦產資源開發、有色金屬冶煉加工、相關貿易及工程技術服務等,是全球第一大氧化鋁和電解鋁供應商,以及亞洲規模最大的鉛鋅企業。目前,中鋁集團下屬骨干企業68家,其中6 家子公司已經海外上市,業務遍布全球20 多個國家和地區, 集團資產總額6400 億元,2018 年營業收入超過3000 億元。

  像中鋁集團這樣的大型政企,集團與子公司之間、子公司與子公司之間、同一個公司不同部門不同層級員工之間的溝通都有各種各樣規則,企業通信工具必須如資深員工般一樣“理解”和支持這些規則才能立足。

  例如,有些企業會要求,在組織機構建群時,不允許每個人都有權把領導“拖”進群;有些企業要求員工僅能夠查看自身權限范圍內的企業通訊錄,等等。

  “藍信移動懂技術,我們懂央企的運轉規則,我們一起制定了很多原則。”文欣榮說。

  中國商飛信息化與管理創新部信息化項目處副處長趙錦告訴筆者,他們之所以選擇藍信平臺,是發現藍信移動很懂央企需求,溝通起來很順暢。

  黃洋表示,藍信平臺自帶100 多個適合政府機構的應用,拿來就能用。

  多位央企IT主管告訴筆者,他們也考察過市場其他同類產品,但一看功能設計,就知道沒法用,“除非它們愿意重新設計自己的產品架構。”一位大型礦業公司IT主管說道。

  此外,多位藍信用戶還表示,支持本地化部署也是藍信平臺優勢之一,市場上有些公司產品只支持公有云模式,數據無法在本地存儲和管理,終究難以令其放心。

  除了藍信移動,市場上還有不少公司也瞄準這個市場,其中不乏實力雄厚的互聯網公司,但路軼充滿信心,理由就是“我們的產品最懂大型政企需求”。

  助力企業數字化轉型

  微信已經關聯移動支付、網上購物等應用場景,充分凸顯了入口型手機App的黏性與想象空間。在藍信人看來,企業移動辦公平臺同樣深具想象空間,能夠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提起企業數字化轉型,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云計算、AI、大數據、移動互聯等各種新興技術。但路軼認為,數字化轉型首先應該思考的是面向未來的企業具有什么關鍵特性,然后再考慮用什么樣的技術。

  未來企業是什么特性? 路軼認為最重要特性是敏捷。未來敏捷企業將由數據驅動——通過數據抓取市場信息,企業的生產流程甚至組織架構都要快速變化響應需求,映射到IT系統上,則要求IT系統靈活多變由數據驅動。

  不僅商業公司需要敏捷,政府機構同樣需要敏捷。政府機構經常面臨突發任務,而其現有IT系統往往無法應對。例如,2016年,鄂爾多斯市承辦國際馬拉松賽,安保工作艱巨繁重,其已有IT系統不支持新任務,傳統IT開發手段也很難應對這種突發和臨時性的需求,最后,藍信移動為其快速定制了一個安保指揮調度應用,助鄂爾多斯公安高質量高效率保障了賽事安全。

  路軼稱其產品特點之一就是能快速為用戶進行個性化應用開發。據介紹,藍信移動客戶的平均定制應用數量多達數十個,平均開發周期相對傳統手段大為縮減。

  表面上,藍信移動利用了移動互聯、云計算等技術,根本原因是,藍信構建了一條連接企業內外、覆蓋企業生產銷售各個環節的數據總線。在此之上,藍信移動還提供了一個應用開發平臺,該平臺是一個集開發、調試、發布、部署于一體的應用開發工具,讓企業自行或委托第三方團隊開發個性化應用。

  藍信移動的邏輯是,基于數據總線和開發平臺,能幫助用戶快速定制IT應用,企業逐步改變舊有固化的組織、流程和IT系統,逐漸轉向數據驅動型。

  因此,路軼堅稱,藍信平臺將來可以取代企業ERP。文欣榮則評價說,不是沒有可能。協鑫集團將“人財物、產供銷”部署到了藍信平臺。

  現實中像協鑫這樣“ 激進”的用戶還很少。但對藍信移動而言,還是有大量的機會去切入企業的生產環節,因為大部分的企業才開始邁向移動互聯時代,一個為企業重構端到端IT系統的機會。

  例如,前文所述位于非洲的中國礦場過去就十分受限于當地網絡狀況。

  “非洲不少地方的有線網絡又貴又不好,我們開礦通常幾年換一個地方,建設IT系統比較受限,藍信平臺基于移動網絡,那些困難迎刃而解。”該礦業公司信息化主管解釋說。

  中國商飛的情況也十分類似。為飛機供油的油車檢測就在露天機場,過去主要靠紙筆記錄檢測數據,現在手機上解決。可見,藍信平臺已然是一個生產工具,而非簡單的企業即時通訊軟件。

  有行業人士認為,企業移動辦公門戶軟件前景廣闊且處于跑馬圈地時期,但未來可能較難出現一家獨大的現象,而是根據服務企業類型不同,出現“雙寡頭”或“ 多寡頭”局面。

  藍信移動目前的市場策略十分清晰——加速搶占大型政企客戶。

  “省里的領導、公司集團層面的員工用上了,下級單位也會跟著用。”路軼如此說道。


分享到:
重庆时时彩app大全 在手机上面怎么赚钱吗 捕鱼四海龙王破解版 dnf哪种材料最赚钱 农村养猫赚钱吗 丰禾棋牌怎么样 千炮捕鱼破解游戏版 山东群英会开奖3个号对 江西快三玩法几分钟开奖一次? 广东11选5人5遗漏 福建时时彩彩走势图 晓游棋牌3d平台下载 神奇宝贝红宝石汉化版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 领航时时彩软件 上海天天彩时时乐 如何破解奔驰宝马真人版